当前位置: > nba比分直播188 >

gay有个篮球体育生的男朋友是什么体验?

2020-06-24 21:06 次浏览
回归正题,他187但不是体育生,就是爱打篮球而已,我呢,因为小时候因为要学乐器,就没学过打篮球,等长大想学了,又觉得技术太差了不好意思学 ,虽然他私下说过很多次要教我 就是每次一打球,周围都会有一群迷妹加迷弟??感觉很爽啊~别人得不到的是我的囊

  回归正题,他187但不是体育生,就是爱打篮球而已,我呢,因为小时候因为要学乐器,就没学过打篮球,等长大想学了,又觉得技术太差了不好意思学 ,虽然他私下说过很多次要教我…

  就是每次一打球,周围都会有一群迷妹加迷弟??感觉很爽啊~别人得不到的是我的囊中之物

  晚风拂过,吹起耳边几抹碎发,闻着他身上的气味(臭汗味?男人味?),安全感max啊~

  有一次别的学校来我们学校打友谊赛(我是饮水机)因为平常去操场也不会常看某app,所以直到晚上回宿舍才发现有个自称喜欢⚽️的沙雕勾搭我,我一开始很高冷地嗯,然后他就介绍他自己说他下午来和我们校队打了比赛,问我是不是校队成员,我一脸懵逼???突然感觉刺激了起来,尔后我又了解到他是他们校队队长!于是我兴奋地和他liao了起来...

  第一天晚上聊得很投机,我们好像有很多共同语言(现在想来就是足球吧...),一阵热切的交谈后,他给我发了一堆照片,看得出来他好像很喜欢我,他的照片也很帅,出去比赛的、自拍的、做裁判的...我心里自然地生出了对这段关系发展的一些美好的期许。最后我们约定改日一起去看复联4。

  戏剧性的是,大约晚上11点吧,他发来微信问我要不要去看复联,我有点措手不及,更无心认真打完这把Dota。他说他的队友刚好今晚也想去看,因为某市中心imax影院打折。我有点躁动了,在短暂的纠结后,我开始了大学以至于有记忆以来,第一次翻窗又翻墙,深夜出宿舍。到了十二点的大街上,才发现夜幕下蒙蒙的细雨,还有沾满灰尘的双手,但我的心却十分敞亮,夜晚的微风与细雨浇不灭我心头初夏般生长的爱意。

  三十公里的出租车载我从大学城飙到了市中心,我第一次来这里,也第一次见他。陌生,又激动不已。

  那天他穿的很帅。红白色的AirForce,橙黑拼接的工装裤,宽松皱皱的藏青短袖掩不住隐隐约约的肌肉,还有一个鼓鼓的卡尔美训练背包,他的头发微卷,他的肌肤黝黑,他的小腿粗壮挺拔,恰有足球少年般的身姿,我很难想象他已经快研究生毕业了。我的眼睛已经被迷住,走进后,我的鼻子也立即被他浑身的荷尔蒙晕醉了。

  在英国念书的时候,因为年纪最大,一不小心成了某队的队长...................

  然后经常和队友出柜,部分信了,部分不信,部分认为是双.............

  自此以后,每次训练除了如常有好多妹子以外,会多了几个小受来看球...........

  然而老子当时攻属性还没开发啊啊啊啊啊啊,现在是攻了,也没见有小受再次出现了

  让我回想起跟我好哥们晚上在学校篮球场单挑,打完累了坐在篮架下闲聊,然后,然后就陆续的被一些在身边走过的男男女女指指点点。现在回想起,才知道原来这个坑在这。

  男友被向爸妈出柜完后,预谋着让我在他家住下。我们一起去逛商场,这家伙非得让我坐到购物车里面去,谁知道在那儿遇到了他的同学,还被偷拍了照片。我试图从购物车下来,结果车子失控我差点飞出去,好在体育生用身体挡在了前面,我整个人像考拉似的挂在他身上,他用双手捧着我的屁股不愿意让我下来。

  结账时,这家伙对着收银台探头探脑,问我喜欢什么味道的口香糖,还让我折回去拿白醋,结果我回来时他居然“插队”结完账了,这让我觉得很是蹊跷。晚上七点钟,这家伙就把我押回家了,我心想着长夜漫漫肯定会出事就开始装忙做起了家务。等我进去洗澡时,他突然闯进浴室,站在那儿对我一脸坏笑。

  他稍微一用力就将淋浴间的门给拉开了,我只好拿着喷头往他脸上淋水,这家伙一把抢过去,整个人紧紧地挨了上来,我们俩这下全都湿透了。他的头发尖上不断有水珠滚落,他抹了一把脸又亲了上来。

  “不行,就今天。要嘛在这儿,要嘛回房间,你自己选。”他光着膀子,急促地呼吸着,语气容不得一丝拒绝。

  我抬头看着他,他炽热的眼神里竟然还有隐藏不住的焦虑,我想除去人类原始的征服欲之外,他太想用那件事来明确我们之间的关系,或许我一再的“逃避”无形滋长了他的安全感。我将头枕在他肩上,让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放松下来,迎接他每一个的亲吻。

  他犹如被拧得过紧的发条,猛地一下就失去了控制,我的双手被他抓起来按在墙上,看着眼前这个刚成年的男人撕开平日里阳光嬉闹的外衣,似困兽脱笼一样的野蛮。

  他拧开花洒,热腾腾的水便从我们的头顶倾然而下,他的每一次心跳都强壮有力,肌肉下的血管清晰可见地贲张着,犹如古罗马时期的战士等待一场激烈的战斗。

  他将我的手从墙上放下来环绕在他的腰上,褪下他身上最后的束缚,我们便坦荡荡地站在彼此的面前,但此时我已不再有羞涩和难为情,是那样安心和自在,我知道他要带我去探索一个我还没去到过的世界。

  在那个世界,云雨翻涌是他,烈日灼心是他,春风拂面也是他。我闭上眼睛,反手与他十指紧扣,整个世界里全是他,只有他。

  他在我耳边断断续续地说着没羞没臊的话,我并记不得时间过去了多久,只知道水温一点一点地凉了下来,到最后只剩冷水了,他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察觉。

  我不争气地哆嗦着,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这时他才回过神来,将水关上。扯下架子上的浴巾将我的身子一把裹住,他抱我到怀里:“就喜欢看你脸红红的样子。”然后往卧室里走去。

  他想要将我平放到床上,而我习惯性地想要自己站着,这一不小心浴巾便从身上滑落。相对于浴室里暖黄色灯光的暧昧,卧室的冷白光明晃晃地再次把我拉回到现实生活中,我这才意识到我跟他的关系已经不再如从前一样只是小打小闹。

  他擦了擦头发,见我正要去扯被子,一下就又扑到我的身上来:“害羞啥啊媳妇儿,我还没看够呢。”他的胳膊肘撑在床上,鼻尖与我的额头轻轻地磨蹭着,“你可真好闻,好想把你一口吃掉,让我想想先吃你哪里比较好。”

  他的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,是出于本能地,我将身体蜷缩成一团,他努力地将我的肩膀打开:“怎么了?不会是后悔了吧,现在可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疼。”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他推开,他只好平躺在我的右手边。我不知道承认疼这件事会不会显得很丢脸,但真的挺疼的,这家伙一点都不知道温柔。

  他拉起我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一下:“对不起,我就是是想你想得太厉害了。”这家伙居然像个乖宝宝似的将头枕在我的胸口上,擦了擦那条他送我的项链,对着上面的金鱼吊坠说:“你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,以后你余恺就是我靳泽的人了。除非这个世界没有水,否则我永远都是你的海洋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他开始认真说话,我就会想哭,或许是看惯了他玩世不恭的样子,便不忍心去触碰他内心的柔软:“好啦,‘靳海洋’同学麻烦你好好躺着,不然水要洒出来了。”

  “小气。”他抱怨了一下,又把头枕在我的腹部,抬头看了我一眼说:“不会是怀孕吧?”

  他这一说我突然一下就紧张了起来,毕竟不管怎么甜蜜激荡,安全还是要放第一位的:“你刚刚不会是什么安全措施都没做吧?”我拍了一下他的脑袋,这家伙还在那儿嘿嘿嘿地笑,也怪我第一次没经验迷迷糊糊的。

  他伸手在床头柜摸了半天,最后居然拿出了一盒口香糖:“放心啦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他见我着急了,赶紧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出来,然后从枕头下掏出一盒红色图案的冈本,他故意举在手里晃啊晃的:“好看吧,还是草莓味的哦。”

  “有啥好不好看的,还不是跟你前任用剩下的。”我稍稍松了一口气,又莫名地起了吃醋,就把身子转向另一边不看他。

  体育生直接就从我的身体跨过去,又面对面地与我躺在一起,他捧着我的脸说:“老婆大人,你这可冤枉我了,这盒可是刚刚和你在超市的时候才买的,而且你看,水果口味是原装进口的,一般商店是买不到的。”他指着包装上的字,自己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堆日文。

  “你逛超市的时候不是一直跟我在一起吗?我也没见你挑过。”我才不信他的鬼话。

  他勾住我的脖子,一下就又将我搂向了怀里:“难不成你觉得我结账时,真的只是在单纯地看要买什么口香糖吗?小笨蛋。”

  “羞不羞?怪不得你全程贼眉鼠眼的。”这下我终于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要故意把我支开了,“算了算了,不跟你计较了,但你以后不能再乱插队了。”我又被这家伙唬弄了,赶紧从公共秩序上批判他,不然也太没面子了。

  “知道啦。其实啊,我当时真的就只是跑到收银台去拿套套,没想到前面的小姐姐居然对我会心一笑,让我一起把账给结了。”他说得有板有眼,而且还拿起手机给我看微信,“呃?她怎么把我给删了?估计是看到朋友圈咱们俩的合照了。好啦,媳妇儿,咱不生气了,生气对孩子不好。”

  “滚开,我要睡觉了,不想理你。”我把被子拉到头顶,整个人躲了进去。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想心越虚,倒不是因为他胡扯到什么孩子,而是因为我第一次接触这些用品,对质量难免有点狐疑。我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说,不会真的有人拿针到超市里面去扎吧?”

  他笑到打嗝,起身下床走向阳台,从窗帘后面竟然拿出一只气球来:“喏,不会漏气的,放心吧。”他把气球递给我,我拿过来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套套吹起来的。

  “这下放心了吧?傻瓜。我可是你男朋友,不至于怕我怕成这样呀。”他摸了我的头发,“再说了,我前几天买试纸测过了,健康得很。”

  “前几天?咱们这才认识几天,你怎么可以一早就开始想这么多不正经的事情。真是个臭流氓。”我把气球丢在他脸上。他又笑得跟个傻子似的,还嗅了嗅说:“真甜。”

  爱情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吧,两个人未必能节奏一致,难免会有一方后知后觉,但只要你做好准备,对方一定就能感受到。体育生就是提前做好准备的那一方,我很感谢他,是他披荆斩棘,才有了牵手与我走过的那段花路。

  “媳妇儿,我想打球。”他收到一条微信后,突然看着我,在深夜11点钟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的时候,“我已经三天没有打球了,可以现在出去一趟吗?”

  究竟是什么用之不竭的精力啊,这家伙亲了我一口:“宝贝,乖乖在家等我回来,下回咱们有机会一起打去”,他套上衣服就出门了。

  可没过半小时他就回来了,我问他怎么了,他把篮球丢到地上,从兜里掏出一副新配好的钥匙:“这个给你,我可是大半夜跑我哥们儿家配的。”

  “球当然也打了啊,”他拉起球衣的一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看来是跑着回来的,“毕竟是我把人家‘骗’出来的,总该意思意思打两下嘛。”

  我愣愣地看着他,他掐了掐我的脸蛋,然后把我的手掌摊开,将钥匙郑重地放在上面:“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了。”

  他的衣服都是大号的 我穿上永远长半截 我的衣服比较小 他也生死扯过来穿 撑得老大 比我高一截 走在街上总是习惯把我护在后面然后让我牵着他的小拇指 食量比较大 嘻嘻嘻 好多次说他吃得多像头猪还是一脸笑嘻嘻地说:饿嘛~撒娇的时候反差萌太可爱了!!!

  妈的 编不下去了 没谈过 不知道 不过我的好奇心让我超级想知道啊!!!!抓狂

  gay最喜欢的事情就是yy,因为这个群体最缺雄性荷尔蒙又特别不爱运动,然而这个群体喜欢的类型偏偏又是违逆自己这种属性的,所以非常容易出现遍地飘零,体育生制霸gay圈卖视频,骚扰肌肉直男这种荒谬事情